八年,我在臺灣教育制度下「教」與「學」 【咖啡店的老闆娘】

八年的教學旅程,一轉眼就過了,

咖啡店的老闆娘
咖啡店的老闆娘

八年,我在臺灣教育制度下「教」與「學」

八年的教學旅程,一轉眼就過了,我的學生年齡層跨越了幼年、青少年、青壯年到老年;教育的單位,從家庭教師、坊間補習班、社團、高級中學到社區大學,各種教育單位、機構所要面對的學生不同,上課方式也不一樣。

在補習班、社團與擔任家庭教師時,我教的是樂器,學生有的是因為對音樂的熱愛而來,有部分是呼應家長的期望而來,而大多家長更在乎的是成績,似乎是希望昂貴的學費能得到些成果。很多時候,我好想問問家長,那麼多補習壓在孩子的身上,你們注意到孩子空洞的眼神嗎?

以往,學校老師教的都是西洋音樂樂理、音樂劇和歌劇賞析,偶爾唱唱歌、吹吹直笛,在升學壓力緊蹦的高中三年,很多時候,音樂是被拿來當自修課或補課使用,而大多數的學校老師也依循慣例,照樣重複教授西洋音樂的內容,我就是這種教育下的產物。

教高中那年,我還在念研究所,同時也是學校臨時的代課老師,第一次帶著學生們一起「叛逆」,我們在每週短短的50分鐘內,認識世界不同的音樂、樂器、唱腔、傳統戲劇,我們偶爾在音樂課上演戲又跳舞,在笑聲中釋放壓抑的靈魂。悄悄的,原本習慣翹課的學生都準時來上音樂課,記得一位留級的學生笑咪咪的問說:「老師,今天上什麼?」我說:「祕密,等一下就知道了。」我因為學生的快樂而快樂,可是心中也產生了疑問,爲什麼以前的音樂課學生不快樂?爲什麼許多學生對「音樂」的認知是「對升學沒幫助」、是「Do Re Mi Fa Sol La Si」?

今年,是我第一次在教社區大學教書,轉換跑道,我教起了泰文與泰國音樂文化,第一天就很令人印象深刻。一走進社大的校園就被警衛喝阻攔截:「同學!過來、過來!」

「不好意思,我是老師。」我向愣住的警衛微微笑,其實也不難理解,因為教室裡的每一位學生,年紀都比臺前的這位老師資深。這群活到老學到老的學生,教起來特別的愉快,一方面是因為學生自主的想學習,另一方面,是因為沒有考試制度的束縛,學生能更輕鬆的依己所能成長。

一路走來,我不斷思索著,怎樣才是好的教育方式?考試有它存在的重要性,可是拿捏的尺在哪邊?我一直認為,唯有快樂、真心、執著的學習方式,才能真正的吸收新知並創造新的自我價值。

我很慶幸自己沒有被制度束縛,而是走自己的路,只是不曉得在這不變的教育制度下,我的教育方式能算是個好老師嗎?是制度走偏了,還是如我這般想法的老師們脫離了軌道,仍值得我深思摸索。